您所在的位置:首页>>报告>>报告详情

世界能源平衡2019:概述

【作       者】:

{{d.作者}}

【机       构】: 国际能源署
【承研机构】:

【原文地址】: https://webstore.iea.org/world-energy-balances-2019-overview
【发表年份】:

2019

摘要

本概述根据16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2017年完整供需数据,以及2018年的官方统计快报供应或生产数据,详细介绍能源的发展情况。

  2017年,一次能源供应总量(TPES)衡量的全球能源需求相较2016年显著增加(+1.9%),接近140亿吨油当量。非经合组织国家需求的增加(+2.7%)推动了全球能源需求增长,经合组织国家的能源需求增长相对缓慢(+0.6%)。然而,2018年经合组织国家能源需求增长加快(+1%),经合组织部分更详细地讨论了这一点。

  一、生产

  2018年全球国家层面的生产数据为初步数据并仅限于化石燃料。基于这些数据,化石燃料产量连续第二年增长,甚至出现加速(2017年增长2.2%后,2018年增长3.0%)。这是由煤炭产量第二次出现激增所推动;此前2016年煤炭产量出现了大幅下滑(2018年+3.5%,2017年+3.3%,2016年-6.0%)。石油在2017年出现产量持平后(+0.1%)后,2018年强劲增长(+2.4%)。天然气产量继续增长,但增速略低于上一年(2018年+3.2%,2017年+4.0%)。许多地区的煤炭产量增长尤为强劲:不包括中国的非经合组织亚洲(+5600万吨油当量,+9.3%),中国(+7900万吨油当量,+4.4%),非经合组织欧洲和欧亚大陆区域(+1900万吨油当量,+6.0%)。它们弥补了非经合组织美洲(-500万吨,-7.9%)区域和经合组织(-1700万吨油当量,-2.0%)的下降。

  2018年,除非经合组织亚洲和非经合组织美洲区域外,所有区域的石油产量均有所增加,特别是在经合组织(1.08亿吨油当量,+9.5%)和中东地区(+2000万吨油当量,+1.3%)。天然气方面,经合组织和中东地区(2018年分别增长7.1%和+3.6%,加1000万吨)以及非洲(+2.7%,+500万吨油当量)的增长超过了包括中国在内的非经合组织亚洲区域(-1.4%,-500万吨油当量)的下降。

  2017年世界能源产量140.35亿吨油当量,同比增长2.2%。煤炭和天然气产量的增长推动了世界能源生产的增加,2017年煤炭和天然气产量增量均超过了1.2亿吨油当量,而可再生能源(除水力发电和生物燃料以外)生产则增加了3000多万吨油当量。2016~2017年,石油产量保持稳定(+0.1%),增加360万吨油当量。

  2017年,化石燃料占能源产量的81.3%,与2016年的情况相同。2017年,这3种化石燃料的产量合计同比增长2.2%,与所有燃料的增长率完全相同。

  所有非化石来源的产量均有所增加,但大多数煤炭和天然气的产量抵消了这一增长。2017年,生物燃料和废弃物的产量同比增长1.2%,是2016年增速的一半,它们在世界能源生产中所占份额下降了0.4个百分点。

  2017年,水力发电略有增长(+0.7%),2017年占全球能源产量的2.5%,并创下了3.51亿吨油当量的产量新记录。2017年,太阳能光伏、风能、地热、光热发电量增长加快(分别同比增长34.8%、17.7%、7.0%、3.4%),但仍占全球一次能源生产总量的不到2%。最后,2017年核能生产同比增长1.1%,这两年在全球能源中所占份额相同(4.9%)。

  在区域层面,2016年和2017年对能源生产的贡献情况几乎相同。经合组织是2017年仅次于非经合组织亚洲区域的最大能源生产区域,自2010年以来一直如此。截至2016年,经合组织经济体生产了全球30%的能源,而非经合组织亚洲区域则占28%。经合组织整体产量同比增长2.8%,2017年达到41.81亿吨油当量。2017年,非经合组织亚洲区域的能源产量同比增加2.5%,达到39.71亿吨油当量。尽管2017年略有下降(-0.6%),中东地区仍然是世界第三大能源生产区域,同比增长3.6%;非经合组织欧洲区域和欧亚区域正在迎头赶上(2017年分别为20.32亿吨油当量和19.24亿吨油当量)。

  经合组织(OECD)国家中,2017年4大能源生产国能源产量均增加了3-6%。美国以4%的速度增长,到目前为止,美国仍然是经合组织中最大的能源生产国,19.93亿吨油当量,这是历史上第3大产量,仅次于2015年和2014年创下的纪录,当时产量超过20.00亿吨油当量。加拿大是经合组织第二大生产国,其产量同比增长6%,达到创纪录的5.1亿吨油当量(与2016年相比增加3000万吨油当量)。经合组织第三大生产国为澳大利亚,能源生产也创下历史新高,首次突破4亿吨油当量。与该组织第四大能源生产国挪威一起,这些国家在2017年增加了1.3亿吨油当量的能源产量。经合组织36个成员国中的24个能源生产有所增长。

  在非经合组织亚洲区域,能源生产显著增长(+2.5%),2017年达到39.71亿吨油当量,这得益于中国(+3.8%)和印度尼西亚(+3.2%)的增长。2017年中国能源产量达到近24.50亿吨油当量,为历史上第4大产量(2015年以25.14亿吨油当量的产量创下历史纪录)。这煤炭(6700万吨油当量,+3.9%)产量的增加推动了这一增长,其次是太阳能光伏、风和潮汐/波浪/海洋(1040万吨油当量,同比增长21.2%)、天然气和核能。印度尼西亚能源生产增加的主要来自煤炭(1390万吨油当量,+5.6%),其次是地热(+3600万吨油当量,+19.8%)。

  2017年,中东仍排名第三,能源产量为20.32亿吨油当量。尽管如此,中东和非经合组织美洲区域是2017年仅有的两个能源产量出现下降的地区。中东的能源生产同比减少0.6%,一些最大的石油生产国(沙特阿拉伯、阿联酋、科威特)的石油产量下降,而其他国家(伊朗、伊拉克)的增长以及天然气产量的区域普遍增长并未弥补这些下降。

  2017年,非经合组织欧洲和欧亚区域的能源产量同比增加3.6%,在能源生产区域中排名第4。尽管2017年非洲能源产量仍排名第五,但增幅最大(+4.7%)。

  在非经合组织美洲区域,能源生产下降(-1.6%)。2017年,该地区能源产量为7.92亿吨油当量,为2010年以来的最低水平,主要原因是该区域内一些大的能源生产国如委内瑞拉(-10.3%)、阿根廷(-1.9%)、哥伦比亚(-0.7%)同时出现产量下降。巴西的增长并未抵消这些减少。1971年国际能源署家族(国际能源署成员国、联盟国和合作伙伴)占全球能源产量的54%,2017年占58%。

  虽然所有燃料的能源生产都十分集中,半数以上的产量集中在不到5个国家(在某些情况下只有两个国家),但国家之间的能源生产情况大相径庭。2017年,中国煤炭产量占世界煤炭产量的仅50%,水电的29%。美国和法国生产了全球近50%的核能。沙特阿拉伯、俄罗斯和美国则贡献了世界近40%的原油产量—同时,俄罗斯和美国贡献了世界天然气产量的40%。这种结构通常是稳定的;2017年与2016年相比唯一值得注意的变化,加拿大取代卡塔尔成为第四大天然气生产国。

  二、一次能源供应总量

  1971~2017年,世界一次能源供应总量(TPES)增加了2.5倍以上(从55.19亿吨油当量增加到139.72亿吨油当量),其结构也发生了变化。两个最显著的变化影响了石油和天然气的相对份额。虽然2017年石油仍是主要燃料,但其占一次能源供应总量的份额从44%降至32%。而天然气从16%增长至22%。2017年煤炭所占份额比1971年高出一个百分点(分别为27%和26%)。然而,在此期间,它波动很大,主要受中国消费增加的影响,1999~2011年持续增加。2011年,煤炭在中国一次能源供应总量(29%)中达峰(71%)。自那时以来出现回落,2017年中国占世界一次能源供应总量的27%。与此同时,核能从0.5%增至4.9%。

  1971~2017年,各地区的能源需求变化迥异。经合组织在全球一次能源供应总量中的占比从1971年的61%降至2017年的38%。现在,它几乎与非经合组织亚洲区域持平(能源需求增长了7倍),2017年达到49.55亿吨油当量,而在此期间,其在一次能源供应总量的占比几乎翻了三倍,从1971年的13%增至2017年的36%。尽管1971~2017年,其在全球能源需求中所占份额几乎减半(从15.5%降至8.0%),但非经合组织欧洲和欧亚区域仍然是第三大能源消费地区,其一次能源供应总量达到11亿吨油当量。紧随其后是非洲(在此期间其能源需求增加了四倍以上,2017年达到8.12亿吨油当量。)、中东和非经合组织美洲。

  2016~2017年,全球一次能源供应总量增加了2.60亿吨油当量(+1.9%),达到139.72亿吨油当量。非经合组织亚洲和非洲(各增加3.3%)、非经合组织欧洲和欧亚大陆(+2.1%)和中东(+1.9%)是一次能源供应总量主要增长区域。经合组织略有增加(+0.6%),但非经合组织美洲区域连续第三年出现下降(-0.8%)。2017年,国际能源署家族占一次能源供应总量的72.1%,首次超过1000亿吨油当量。

  非经合组织国家在世界能源消费中的占比持续增长(2017年为72%)。2017年,中国占全球一次能源供应总量的22%,而美国占16%。印度和俄罗斯分别名列第三和第四。日本是经合组织第二大能源消费国,排在第五位。2017年,这5个国家合计占全球一次能源供应总量的一半以上。2017年前十大能源消费国占全球能源需求的62%,而1971年则为56%。其中7个国家(中国、美国、印度、俄罗斯/前苏联、日本、德国和加拿大)已跻身世界十大能源消费国。

  2017年,一次能源供应总量排名前五位的国家占世界GDP和世界人口的不到一半(分别为48%和44%),但消费了世界能源总量的52%。然而,这五个国家的人口和国内生产总值的相对份额大相径庭。

  美国消费了世界近16%的能源,占世界人口的4.3%。相反,中国和印度消费了全球能源的22%和6%,但分别占全球人口的18%。2016年,俄罗斯和日本也消费了大量能源(分别占全球一次能源供应总量的5.2%和3.1%)。然而,能量强度差别很大。

  以购买力平价衡量,2017年俄罗斯消费了近2.27亿油当量/十亿美元,是日本(能源强度最低的五大能源消费国)的2.5倍,是印度的两倍。这种比较反映了每个国家特定行业的重要性,而不仅仅在能源使用侧。

  2017年,煤电仍占据主导地位,在连续3年出现衰退后,2017年其份额再次上升,占全球发电量的38.5%。自2013年以来,可再生能源在电力结构中排在第二位,2017年几乎达到了25%。虽然水力发电仍然占主导地位,自20世纪70年代以来,它在电力结构中所占的份额有所下降,而可再生能源最近的增长完全是由于风能和太阳能光伏的发展。天然气发电量增长缓慢,其占比在1990年达到15%;自此以后,稳步增长,2016年增长至23.3%,但2017年略有下降,至23%。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和八十年代,核能生产稳步增长,后来稳定在发电量占比17%左右,自2000年代以来持续下降,至10%左右。1973年,石油发电量达到峰值,几乎占发电量的25%,就在石油危机之前,自此以后持续下降。从煤炭作为第二个用于发电的燃料开始,它成为2017年全球发电量中的第五位,略低于3%。虽然全球发电用油量急剧下降,但在一些国家,诸如黎巴嫩、塞浦路斯或南苏丹,石油发电仍占国内发电量的90%以上。在巴林、文莱达鲁萨兰国、阿曼、卡塔尔和特立尼达和多巴哥等国,油气发电加是电力生产的全部来源。

  (三)最终能源消费总量(TFC)

  1971~2017年,最终能源消费总量(TFC)增长2.3倍。大多数部门的能源使用份额一直保持稳定,例如商业和服务或工业。然而,运输部门中的能源使用量显著增加,从1971年占最终能源消费总量的23%增至2015~2017年的29%。然而,2017年,该行业仍然是最大的消费行业,仅比1971年(37%)低一个百分点。2017年,居民部门排名第三(21%)。

自21世纪初以来,包括中国在内的非经合组织亚洲的最终消费总量持续飙升,2017年占全球最终消费总量的34%,达到33.17亿吨油当量。在经合组织(OECD),2008年全球经济危机结束了总体增长趋势,其最终消费总量在全球总量的占比多年处于高位振荡状态(36亿吨油当量)。2014年,该市场再次回升,2017年经合组织最终消费总量在达到37.11亿吨,为2008年以来的最高水平。

标签: {{b}}
展开
报告图表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