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报告>>报告详情

航天科技创新驱动太空经济发展战略研究

【作       者】:

王礼恒

【机       构】: 中国工程院
【承研机构】:

“航天科技创新驱动太空经济发展战略研究”项目组

【发表年份】:

2016

摘要

随着空间技术的不断突破,人类活动的疆域已经从陆地、海洋逐步拓展到大气层以外的宇宙空间,空间技术的广泛应用和商业化,已在很大程度上改变了人类的工作和生活方式,太空越来越被认为是促进经济增长、推动社会和谐发展的重要潜在资源,太空经济已成为当今全球重要的新兴经济形态。

本课题结合中国航天及社会经济发展实际,充分调研和掌握世界太空经济发展现状与趋势,研究提出太空经济的概念及其内涵,分析了太空经济对推动社会经济发展的效益,提出了我国太空经济“十三五”发展的总体思路和主要任务。

太空经济是开发、利用和保护太空的各类产业活动,以及与之相关联活动的总和,可以从狭义太空经济、广义太空经济和泛义太空经济三个层次理解。从构成要素来看,太空经济主要活动内容从价值链的角度可以分为支撑保障服务、制造和发射、空间运营服务和消费者服务四个主要维度;主要参与主体包括政府机构和公共部门、高校及研究机构、商业企业和用户部门 4 类。从具体特征来看,太空经济主要具有战略性、高风险性和强带动性的基本特征。

太空经济是高新技术产业最重要的领域之一,是未来经济发展的支柱产业,不仅能够推动国家经济实力的增强和社会的进步,同时能够反映综合国力的提高,其对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的重要性已得到世界各国的充分认可。太空经济的影响效益主要分为经济效益、社会效益和远期机会效益三种类型,其中,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都是近中期效益,而远期机会效益主要是指短时间内难以看到成果的长远效益。在每一种效益中,进一步都可以划分为直接效益和间接效益两种类型,其中,直接效益是太空经济活动直接对相关领域产生影响所产生的效益,而间接效益是通过某种转化过程后所产生的效益。

发展太空经济对推动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一是太空经济是大国地位的体现,是创新驱动发展、占领国家安全、经济和科技竞争制高点的排头兵;二是太空经济是产业结构转型升级、实现经济内生增长、促进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的有力支撑;三是太空经济是建设智慧城市、服务国计民生的生力军,是促进社会进步和提高人类精神文明程度的催化剂。

近十年来,与传统行业相比,全球太空经济的发展形势相对较好,但由于太空经济与许多社会经济领域相对重叠,所以对其规模的测算口径目前国际上并没有达成共识。美国航天基金会从商业基础设施和保障、商业航天产品与服务、政府航天预算 3 个方面来衡量世界太空经济的规模,数据显示全球太空经济规模由2005 年的 1890.4 亿美元增长到 2014 年的 3300 亿美元,增长了74.6%。OECD 从航天器制造、卫星运营服务和消费者服务 3 个方面来衡量世界太空经济的规模,截至 2013 年底,全球太空经济的规模约为 2562 亿美元,较 2009 年增长了 60%。在 1996-2005的十年间,太空经济活动累计创造的直接和间接经济效益合计超过 149-195 百亿美元。

全球范围来看,太空已成为世界各国竞争的新战略制高点,主要国家纷纷通过加强顶层谋划、强化法律保障等促进太空经济的发展;太空经济商业模式不断推陈出新,太空探索项目不断趋于商业化、平民化,公共部门与私营部门合作成为潮流;太空领域技术发展日新月异,科技创新已成为太空经济发展最重要的驱动力。世界太空经济发展对我国的启示主要体现在五个方面,一是世界太空经济发展前景总体看好;二是商业航天快速增长,已成为推动太空经济增长的重要力量;三是新兴经济体太空实力逐步崛起,将成为世界太空经济中的有力竞争者;四是太空经济发展业态中大型企业与中小企业并存,不断激发创新活力;五是政府加强对航天科技创新的引导与支持,加强航天科技对社会经济发展的辐射和带动作用。

从我国太空经济发展现状来看,经过近六十年的发展,中国航天已取得了举世瞩目的伟大成就,在世界航天领域占有了重要的一席之地,成为名副其实的航天大国。但与世界航天强国相比,太空经济在中国仍处于探索和起步阶段。从经济结构来看,在支撑保障服务、制造及发射、空间运营服务和消费者服务四个主要价值链环节中,中国在应用领域的产业化、商业化刚刚起步,主要围绕通信、导航和遥感三类卫星及其应用发展,其他类型的应用较少。特别是在消费者服务环节,由于政策限制及发展阶段所限,对于卫星电视、移动宽带、导航服务等类型的应用尚处于起步阶段,规模相对较小。从主要参与者来看,太空经济目前在国内仍以政府主导,大型国有企业作为产业主体,私营部门的参与相对较少,且主要集中在卫星应用领域。

从我国太空经济的影响效益分析来看,由于相关统计数据收集、整理和发布都较为有限,大部分数据处于尚未公开状态,很难定量计算我国太空经济的整体经济规模。我国太空经济在政治、国防和社会方面,均体现出巨大的影响和效益。然而我国太空经济发展过程中也存在一些问题和不足,突出表现在:政府职能存在缺失和错位,市场机制作用未能充分发挥;核心技术缺失制约发展,科技创新能力尚待提升;产业化、商业化程度低,对国民经济牵引辐射作用仍待加强;国际化发展步伐缓慢,尚未融入世界太空经济整体发展。

为了进一步促进我国太空经济的发展,本课题提出了战略引领、创新驱动、应用导向、融合开放的太空经济发展总体思路,在此基础上,进一步明确了我国太空经济发展的重点任务:

一是深化管理体制机制改革。具体包括强化航天发展的高层领导决策体制;调整和完善政府管理职能;深化航天国有企业改革;更好发挥市场经济作用。

二是提升科技创新能力水平。具体包括完善以企业为主体的科技创新体系,加强基础理论和前沿技术研发,坚持重大工程带动创新发展,加快关键核心领域技术攻关。

三是完善空间基础设施体系。具体包括发展对地观测卫星系统,发展通信广播卫星系统,发展空间科学与技术试验卫星,加强卫星地面资源统筹建设。

四是培育商业航天发展。具体包括加强卫星综合应用,大力推进卫星应用产业化商业化发展,鼓励社会力量参与航天发展。

在总体思路及主要任务基础上,结合我国太空经济现阶段存在的主要问题,提出了促进太空经济发展的四条措施建议:一是在国家层面强调太空经济发展的战略地位,加强对太空经济的培育和发展;二是从资源和数据共享、应用牵引和模式创新等方面入手,进一步充分发挥现有及规划空间基础设施的使用效能;三是建议大力推进太空经济市场化、商业化、国际化发展;四是进一步加强航天技术创新和转化应用的核心驱动力作用,构建产学研相结合的航天技术创新体系,大力鼓励和引导航天技术转化应用;五是持续深入开展太空经济理论和实证研究。

标签: {{b}}
展开
报告图表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