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报告>>报告详情

重大灾害救援应急医学信息科技发展战略研究

【作       者】:
【机       构】: 中国工程院
【承研机构】:

“重大灾軎救援应急医学信息科技发展战略研究”项目组

【发表年份】:

2017

摘要

信息技术自人类社会形成以来就存在,语言和文字是最早传达信息的方式,飞鸽传书、烽火告急则是远距离传递信息最简单的手段。当今,我们处在以信息技术创新为标志的第四次工业革命时代,“互联网+’’、人工智能、大数据等发展规划的出台,促进了信息科技和传统产业的融合发展。现代医学救援的发展有两个重要武器,一是靠装备,二是靠信息。装备是基础,决定了技术与战术;信息为先导,决定了最终结果。信息科技实现了由“物质型”向“信息型”、“智慧型”救援战斗力的转型,对于提高装备的智能化含量、指挥控制的精准化水平、救援行动的信息化程度,以及为大众和专业应急力量搭建知识学习的信息化平台等方面,发挥了决定性的作用。重大灾害救援应急医学信息科技研究内容主要包括以下三个部分:1、灾害救援应急通信网络系统,解决的是“聋子”和“瞎子”的问题,是基础链路层;2、灾害救援应急医学信息化平台,进行信息采集、信息汇总、信息处理、指挥调度、大数据分析,是中间处理层;3、灾害现场医疗救治信息化装备,包括搜救无人机、搜救机器人、转运监护系统、远程诊疗系统、可穿戴设备等,是应用层。重大灾害救援应急医学信息科技包括了以下五大功能:1、伤害感知:以物联网、遥感等作为技术支撑,通过监测和评估灾害现场伤员的损伤情况,作为医学援救的依托;2、资源调度:在最短时间内,将最合适的救援资源类型和医疗资源数量转送给最急需的对象;3、现场救援:具有移动功能的简易HIS;4、伤员后送:转运监护系统;5、远程医疗:利用卫星等应急网络,把“专家跑”变为“信息跑”。因而,对重大灾害救援应急医学信息科技发展的研究和探索,对优化应急医学救援流程、促进应急医学救援事业快速发展有十分重大的意义。像美国、日本等西方的发达国家,对救援信息科技的开始时间较早、给予的重视较高,发展也比较快。以美国为例,举世震惊的“911”袭击发生后,由于无线通讯阻塞、救治人员未及时收到撤离信息,造成了300余名消防队员死亡,超过遇难人数的十分之一,为此,美国建立了国家突发事件卫生信息平台,经过十几年的建设形成了一个纵横交错、协调运作的闭环系统群。因此,美国应急医学信息科技的特点是:功能强大,覆盖全面。再以日本为例,日本应急医疗学信息科技的特点是预警与反应迅速,平危一体无缝连接。3.11地震时,借助预警平台8.6秒后发出了紧急地震速报,3分钟后大海啸警报,急救中心、消防中心、陆海空自卫队之间信息互联互通,及时排兵布阵展开救援,这场震级9.0的大地震及之后的海啸、辐射等次生灾害,总计造成不到2万人死亡。平时日本民众教育和科普的网络平台领跑世界;信息化、智能化救援装备日常普及。近年来,我国分别在重大灾害救援应急医学和信息科技领域都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就。我国拥有一支国际重型救援队,全世界总共12支,亚洲两支。在信息领域,智能手机用户高达7.17亿,普及率非常高;量子通信、人工智能等前沿科技也走在世界前列。但是,信息技术与应急医学还未深度融合,存在诸多问题:1、缺少国家级顶层设计目前,没有一个公开、持续的系统总体框架。相应的信息化建设长期处于自发、分散的状态,未形成体系。一旦真正出现大规模(尤其是跨部门、跨区域)灾害医学救援需求,单点技术难以发挥应有的力量。2、企业参与度不够,产业化程度不高重大灾害救援应急医学信息科技是一个跨领域的交叉学科,市场需求和应用范围都比较小,企业有效益压力。产品以定制为主,系列化产品不多。3、应急通信网络系统的应变能力不强在构建应急通信网络时,普遍缺少应对极端不利条件的总体可靠性方案设计,以及自组织网络等先进方法的应用;对新兴网络、社交媒体的有效连接和关注度不够;缺乏对自主知识产权产品及其应对方法的有意识乃至强制性的应用。4、医学救援信息的快速提取、更新和综合共享困难现代医疗救援对信息的依赖程度日益提高,及时获取伤情分布、伤员数量、交通道路、当地医疗资源状况等是夺取应急救援准备优势的前提。国际已达到震后1-10分钟利用无人机航拍系统获取现场灾情信息,但是我国地震灾害后对信息的采集还需要10-24小时,个别重灾地区需要几天,造成伤亡不明、灾情不明、资源不共享和场面混乱。5、现场医疗救援装备自动化、信息化、智能化水平不高目前,现场应急救援技术仍然以早期的“战伤四大技术”为基础展开,关键装备也过分依赖于野战卫生装备,存在展开慢、信息化水平低、机动能力弱等缺点。缺少语音识别设备,缺少无人救助设备缺少远程诊疗设备,缺少快速、实时检测设备。在印尼海啸,美军远程操作达芬奇机器人进行复杂外科手术。针对上述问题,战略建议如下:1、集约开展灾害救援应急医学信息化顶层设计由卫计委、国家应急办、国家信标委等主管部门协同合作,梳理灾害救援应急医学业务流程,集中进行救援应急医学信息化的顶层设计。制定应急通信标准,应急医学信息平台与其他应急管理系统、医疗机构等相关信息系统的接口标准,现场救治信息化装备研制标准,为重大灾害救援应急医学信息科技发展提供标准化支持。2、完善和升级现有灾害救援应急医学信息化平台为了避免资源浪费和重复建设,政府牵头,企业参与完善和升级现有灾害救援应急医学信息化平台。内容主要包括:各类分析模型(尤其是预测评估模型)的深化和扩展;数据库体系化建设;案例库建设和应用深化;普通大众、志愿者和专业救援力量培训和综合管理。3、通过设立重点研发计划的方式,鼓励研发适合我国国情的现场医学救治智能化装备。通过设立重点研发计划方式,设立专项资金,未来五年国家支撑10亿元,鼓励企业参与,吸引社会资金50亿元,以自主创新为基础,努力发展自身优势,实现单兵装备穿戴化、伤员搜救装备仿生化、救援培训装备虚拟化、现场救治装备即时化和移动医院装备集成化。4、切实重视灾害救援应急医学通信网络等基础设施的战略重要性应急通信网络系统已经成为国家公共安全和应急医学救援体系中无可取代的重要部分。他们可以不常出现在人民的平日视线中,但他们能在关键时刻发生重要作用,即能够做到召之即来、来之能战、战之能胜。在灾害多发地区推进超级基站建设(超级基站能够实现抗9级地震、12级大风、不怕冰雪灾害和洪水。);在重点地区增加卫星电话投放量。在上述基础上,进一步研究支持通过无线传感器网络、无人机、智能机器人等方式实现自动化组网技术。5、结合“互联网+’’的国家战略,利用信息技术完善灾害救援应急医学工作的组织、宣传、培训。通过互联网+媒体,对广大民众进行知识普及,掌握自救S救技能;通过互联网+教育,线上线下培训相结合,并通过虚拟现实等新技术,使救援培训更加生动化、真实化;对社会志愿者救援组织进行规范化引导和儀息化管理,将其纳入灾害医学救援资源库。

标签: {{b}}
展开
观点导图
报告图表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