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报告>>报告详情

液化天然气行业年度报告2020

【作       者】:

{{d.作者}}

【机       构】: GIIGNL
【承研机构】:

【原文地址】: https://mp.weixin.qq.com/s/seneddnPN3N20l2-H3hMsQ
【发表时间】:

2020-05-07

摘要

2019年,全球液化天然气进口量达到3.547 亿吨,比上年增长4090万吨,同比增长13.0%,为2010年以来最强劲的增长。阿根廷于2019年6月通过Tango FLNG (浮式液化天然气装置)小型设施出口了第一批液化天然气货物,使出口国增至21个。进口国数目保持不变,为42个.一、得益于大西洋盆地,自2010年以来液化天然气供应增长最为强劲与2018年一样,新的液化天然气供应量主要受美国(+1310 万吨)。俄罗斯(+1100万吨)和澳大利亚(+870万吨)的新产量所推动。在供应出口方面,大多数出口国都经历了增长,除了3个国家以外一印度尼西亚(-270 万吨).因供气出现问题(出现减产)的赤道几内亚(-70万吨)、因维修需要(出现减产)的挪威(-50万吨)。2019年,5个新的大型液化项目开始商业运营:美国4个陆上项目(Cameron LNG Tiainl、Corpus Christi LNG、Freeport LNG Trainl和EIba Island )和滨大利亚1个FLNG ( PreludeFLNG)。此外,2家小型液化装置汗始出口:俄罗斯陆上1个(Vysotsk NG)和阿根廷1个浮动装置( Tango FLNG )。太平洋盆地仍然是全球市场最大的液化天然气供应来源地,供应量为1.467 亿吨,占全球市场的41.3%,其次是大西洋盆地( 32.2%)。和中东(26.5%)。由于澳大利亚产量的增加,太平洋盆地和中东的供应差距已经扩大,从2018年的4500万吨扩大到2019年的近5300万吨。大西洋盆地是产量增加贡献最大的区域(约3000万吨或近四分之三的新产量).大西洋盆地产量1.142亿吨,目前是仅次于中东( 9390万吨)的第二大液化天然气供应来源。二,欧洲吸收了大部分液化天然气过剩供应2019年,亚洲继续是全球液化天然气进口的领头羊,占全球液化天然气进口总量的69%,低于2018年的76%。2019 年亚洲液化天然气进口增长3.2%,达到2.462亿吨,除日本、韩国和台湾等已公认的进口国外,所有国家都有所增长。尽管与2018年相比,日本液化天然气进口量在2019年下降了6.8%,但日本仍以7690万吨或21.7%的市场份额成为第一进口国。经济增长放缓、几个核电机组重新启动以及气温温和是日本液化天然气进口下降的主要原因。与日本一样,韩国的液化天然气进口也有所下降,从2019年的4400吨降至4010万吨,仍然是全球第三大液化天然气进口国,占全球市场份额的11.3%。 核电发电量较好、天气温和库存增加是韩国液化天然气进口下降的主要原因。尽管增速放缓(与2018年+38%相比)有所放缓,2019年中国液化天然气进口持续增长,中国仍是全球第二大液化天然气进口国,拥有6170万吨或17.4%的市场份额(与2018年的市场份额相似)。在中国,经济增长放缓、煤改气工作有所放缓、国内产量增加以及可再生能源份额上升是中国液化天然气进口同比增速放缓的主要原因。在其他亚洲国家,液化天然气消费继续强劲增长:在孟加拉国,由于第二个FSRU (浮式LNG储存及再气化装置)的启动,进口增长了500%以上,从2018年的70万吨增至2019年的410万吨。马来西亚的进口也增加了130 万吨( +93.8%),巴基斯坦的进口增加了120万吨(+18.1%),新加坡的进口增加了70万吨(+28.7%)在印度,缺乏下游基础设施仍然是一个制约因素,但液化天然气进口量同比增长7%.2019年是欧洲创纪录的一年,与2018年相比,欧洲液化天然气净进口量增长了75.6%, 达到8590万吨,较上年增长了3700万吨。欧洲所有液化天然气进口国都增加了液化天然气进口,三个最大的进口国是西班牙(1570万吨),随后依次是是法国(1560万吨)和英国( 1360万吨)。欧洲的进口增量占全球液化天然气进口增量的90%以上,该地区是供应过剩的全球市场的平衡市场。由于欧洲能够在地下储气中注入天然气,以及发电结构中持续的煤与天然气转换,使得欧洲罗吸收这些新的额外供应量。2019年,美洲地区液化天然气进口总量下降8.6% (150万吨),液化天然气进口总量为1570 万吨,低于2018年的1720万吨。墨西哥进口量为490万吨,仍然是美洲地区最大的液化天然气进口国,占总市场份额的31%,其次是智利(250万吨或15.6%)。 由于国内天然气产量增加,阿根廷液化天然气进口的下降幅度是区域内最大的(-140万吨)。2019年,中东液化天然气进口量再次下降,交付量下降23.9%(-220万吨)。约旦几乎减少了一半(-110万吨)。在埃及,新产量的增记ERR能研微讯加使得液化天然气进口得以完全减少。三、现货和短期合同交易量在快速增长的市场中份额保持稳定2019年,液化天然气继续商品化,但由于美国和澳大利亚开始签订若干长期合同,相较2018年,现货和短期合同交易量的占比增速有所放缓。现货和短期交易量增加了1970 万吨(+19.8%),达到1.19亿吨,占贸易总量的34%,面2018 年为32% (9930万吨)。与2018年类似,这一扩张主要得益于美国和澳大利亚的灵活性交易量增加,以及贸易商和资源池参与者掌握的液化天然气量增加,他们正寻求优化其资源池,并通过在更灵活的条件下购买和销售液化天然气来管理交易量风险。美国已成为最具灵活的的液化天然气第一大出口国,占现货和短期产量的20%,其次是澳大利亚,市场份额为16.7%。 尽管向全球市场供应了77.8公吨,但卡塔尔在现货和短期市场的份额从2018年的11.7%和2017年内19.7%下降到5%。“真实”现货量(即交易日期后三个月内交付的交易量)在2019年达到进口总量的27%,即9500万吨,而2018年进口总量为25%. 由于欧洲和亚洲价格的趋同,2019 年的套利机会更加稀少。因此,2019年再出口量从2018年的380万吨锐减至160 万吨。在2019年,12 个国家再出口液化天然气,20个国家接受再出口货物。欧洲占在出口连(91万吨)的58%。与2017年和2018年一样,法国保持了最大的市场份额( 39%或61万吨),其次是新加坡( 26%或41万吨)。

标签: {{b}}
展开

相关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