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快讯>>快讯详情

刘国恩:大健康产业的三大投资方向

【标签】: {{b}}
展开
【时间】: 2014-09-05
【阅读】: {{d.SYS_FLD_BROWSERATE}}次

{{d.摘要翻译}}

原文链接: {{d.URL}}
全文阅读:
冯仑在一个投资会议上说,他希望自己今后的投资能转型,一定要找到一个具有“三高”特点的行业,就是需求高、就业高、增长高。而如果要满足这“三高”的特点,唯有健康产业。我认为冯仑对健康产业“三高”的判断是正确的。
在发达国家,医疗卫生服务占经济总量的比重是10%以上,前几年美国是18%,最近几年一直保持在19%~29%。也就是说,在美国,1美元的GDP中,就有0.2美元来自与医疗卫生服务相关的产业。
美国斯坦福大学有两位教授,根据人类对健康需求不断增高的特点,做了一个长期模型的研究,判断出2050年在美国的GDP中,与健康服务业相关的产品占比将高达30%。而目前中国,医疗卫生服务业仅占GDP的5%,不比美国,就是与世界平均水平也有差距。我们以7%的经济增速计算,2020年中国的GDP将是80万亿元,届时医疗卫生服务业即便仅占GDP的10%,中国的大健康产业市场规模也将高达8万亿元。
如此巨大的潜在市场,我们应该如何规划?对此,我们应该有长远的战略眼光。我认为未来中国的大健康产业有三个投资方向。
医疗服务前移部分
2013年10月,国务院发布了关于促进健康服务业发展的若干意见,提出到2020年基本建立覆盖全生命周期、内涵丰富、结构合理的健康服务业体系,打造一批知名品牌和良性循环的健康服务产业集群,健康服务业总规模在8万亿元以上,成为推动经济社会持续发展的重要力量。
健康服务业和医疗行业有着本质的区别,医疗服务的对象是病人,而健康服务面对的是所有人群,无论是健康人还是病人。投资这个行业,既能积攒功德,又能获得很高的回报,已经引起了很多投资人的关注。而这也符合中国经济发展方式转型的需要,市场有需求,国家也很支持。
大健康产业分为三个部分,第一个是以医疗服务为中心的前移部分,包括了很多新兴的服务,如健康信息、健康文化、健康服务等。你问我具体做什么,我还真不知道。我知道的是,以医疗服务为中心往前进行扩展,将会有很大的空间。
中国是有健康文化的,我们退休比好多国家早一些,回国以后我发现中国有一个特别的现象,一到晚上,就有很多阿姨在广场上翩翩起舞,一跳几个小时。这是自发的健康行为。而我们要做的就是通过专业人士,通过新型投资服务平台,将这种自发性的、个人推进的服务变成一个更有效的、社会性的一个服务产业。
医疗服务后延部分
现在很多时候,病患从手术床上下来以后,没有地方去,我们的基层医疗服务机构在与大医院的衔接方面做得非常差,更谈不上有质量、有保证的术后长期照顾。至少,我们还没有形成规模化、专业化的康复护理专业机构。可能已经有一些零零星星的专业机构,但还没有形成适合中国经济发展的巨大产业。
在美国,长期护理是一个很大的产业,在过去几十年里,都在为美国医疗服务业减压,病人从医院里面挪出来,节省了很多公共医疗资源。
中国的护理服务还非常缺乏,不少人最担心的就是自己亲人住院以后,找不到很好的护理服务人员。护理服务人员是要经过专业培训的,而中国有很多年轻人处于待业状态,我们可以考虑如何通过一个专业的服务平台,让他们有尊严、有组织地加入到这个崭新的行业里面。
中国30年前人多,现在我们的优势是依然是人多,这个在短期内不会有改变。既然是人多,我们就要发挥人多的优势。不要一窝蜂地搞“高精尖”,搞升级,搞改行,一心取代劳动密集产业。经济学里面一个基本的原理叫比较优势原理,说的是一个国家、一个家庭能够发挥自己最大潜力的办法,就是去做自己最擅长的事情,而不是样样都做。然后我们通过相互交换,扩大市场,使得交换的主体都能受益。中国当前的比较优势还是在人力资源上。
健康养老
健康养老,也属于健康服务业的一个核心内容。现在我国老年人口抚养比越来越高,以后养老问题会越来越严峻。我们如何让这些越来越多的退休老人有一个健康生活的空间,是中国未来应对老龄化问题非常重要的一环。
大家可能以为,老龄化注定是一个国家医疗行业产生包袱的决定因素,但你如果简单认为一个国家老龄化程度越高,人均医疗费用也越来越高就错了。哈佛大学一位经济学家把这个问题分解以后,觉得这个判断是有待商榷的。因为有一组数字是大家可以认可的,就是每个人花的医疗费用,70%~80%是集中在要告别这个世界的最后半年。从这个意义上讲,老龄化不一定是国家必须要承担高额费用的一个必要条件,女的55岁退休,男的60岁退休,期望寿命是70多岁,退休后还有20多年。也就是说这帮老人发生的重大费用并不是这20多年,而是最后过世前半年至1年当中。如果20多年中,给他提供一个健康养老的制度环境,就可以确保他在20多年里大部分的时间跟正常人一样,无须花费太多的医疗服务,从而在他退休以后的整体期间里面,不必要去占用太多的医疗服务。
如今中国的健康养老有专业的平台吗?我们有做养老的,但是谈不上健康养老。如何把健康养老业做成一个新兴的服务产业,这对中国社会的转型,对我们越来越多的老龄人,对我们自身事业的发展都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选择。
我希望企业家们在考虑自己投资选择的时候,能够把中国目前正在推进的大健康产业三个部分纳入进去,尤其是以医疗服务为中心的前移部分,还有以医疗服务为中心后延的部分。其实这两个部分都是新兴服务产业,和当前公立医疗机构之间的牵连比较少,冲突也比较小,换句话说就是历史包袱比较小。中间的医疗服务,融资、参股都很难,要去收购一个正在运行的医疗机构,谈何容易,历史包袱太多。我过去也作为第三方帮助企业去地方沟通,但很难。医疗服务和公立医疗机构之间的瓜葛太深了,虽然要继续做,但我们的眼睛不要只盯着这一块,可以往两边拓展,必将形成一个欣欣向荣的产业。
《企业观察家》2014年8月刊? 本刊记者 艾冰/整理

相关快讯

  • 暂无相关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