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快讯>>快讯详情

一带一路”节能环保产业报告(印度篇)

【标签】: {{b}}
展开
【来源】: 盘古智库
【时间】: 2019-03-14
【阅读】: {{d.SYS_FLD_BROWSERATE}}次

{{d.摘要翻译}}

原文链接: {{d.URL}}
全文阅读:
近年来,印度经济发展令世界瞩目,但随之而来的是在国际媒体上被屡屡报道的严重大气污染境况。早在2017年初,在英国《卫报》根据世界卫生组织数据总结得出的世界上20个空气污染最严重城市的名单中,印度就上榜了10个。作为世界上体量最大的发展中国家,中国在平衡经济发展与环境保护上已取得卓越成效,但印度仍深陷在由不平衡造成的“生长痛”之中。因此,中印两国需要在这方面互相协助,并为其他发展中国家找到减轻这种“生长痛”的有效办法。

本报告由盘古智库节能环保研究中心与印度研究中心共同推出,参与人系盘古智库节能环保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魏李萍、盘古智库印度研究中心研究员杜文睿、盘古智库印度研究中心研究员、印度大恒竺成律师事务所中国事务部顾问李钦等。将从印度环境污染境况、成因、其节能环保产业现状、市场需求、机遇挑战等角度与读者分享我们的思考。

一、印度新兴发展趋势与环境污染现状





(一)印度经济发展与产业结构特点





印度与中国有着久远的渊源,它有着世界第二的人口体量、发达的软件和互联网行业以及随着蓬勃发展而逐年增长的市场存量,是世界上最具投资价值的新兴大国。根据印度中央统计局发布的数据,印度2016-17年和2015-16年的实际国内生产总值分别为121.96万亿卢比和113.86万亿卢比。从毛附加值来看,印度2016-17年实际经济增速为7.1%。





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印度对产业结构进行了重大调整,第三产业保持9%左右的调整增长,比重超过50%,特别是旅游、餐饮、金融、软件业发展迅速,制造业务服务业的增长率比农业增长率高出2-3个百分点。





但是印度的工业生产污染居高不下也给其环保保护带来了严重的挑战。印度已取代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粗钢生产国,钢铁、采矿、水泥、陶瓷、造纸业、化工业在工业生产中的比重很大,是出口创汇的重要产业。





为了在激烈竞争中保持强劲发展,印度将目光聚焦在决定未来发展方向的新兴产业和关系国计民生的基础设施与公共服务之上,努力在节能环保、新能源汽车、数字金融、通讯、交通、医疗等方面实现现代化。然而当前最急需的是对环境污染进行综合性治理,在这一方面,印度显然还任重道远。

(二)印度环境亟待解决的两大问题:大气与水污染





作为占据世界近五分之一人口的发展中大国,印度与中国在经济飞速发展的同时,都面临着许多无法轻易避免的“生长痛”,其中就有环境污染给民众健康和可持续发展带来的巨大挑战。





近些年来,在媒体报道中,印度的空气污染和水体污染问题突显,受到其国内外的密切关注,首都德里地区的空气污染情况尤甚。《印度时报》认为德里地区空气污染状况突出内外因皆有,外因系临近冬季时,德里地区附近哈里亚纳邦、旁遮普邦及北方邦境内秸秆等农作物燃烧产生的大量粉尘被风带至德里后停滞,无法走向大气层;内因系德里地区公共基础设施建设十分缺乏,公共交通不发达,道路拥挤、交通拥堵十分突出,因此有大量汽车尾气排放。此外,大规模建筑施工粉尘、工业污染、垃圾掩埋、排灯节期间的烟花爆竹燃放也是造成其空气污染的重要原因。





根据印度环境部数据,印度国内空气污染最严重地区主要集中在北部和中部,主要污染物为二氧化氮(NO2)、PM10、PM2.5,一氧化碳(CO)与二氧化硫(SO2),这些污染物成份证实农作物燃烧、建筑施工、煤炭燃烧产生的粉尘与气体排放及重工业污染是造成其空气污染的主要因素。





2017年初,英国《卫报》根据世界卫生组织数据库总结得出了世界上20个空气污染最严重城市名单,在全球年度平均PM2.5浓度最高的城市中,印度上榜了10个城市。世界卫生组织在同年也将德里评为世界上空气污染最严重的城市。此外,2015年,印度曾被国际能源机构判定为是世界第三大碳排放国,仅次于中国和美国。虽然中国的碳排放量体量大,但近些年来印度的碳排放增长速度已超过中国。在全球碳计划(Global Carbon Project)2017年11月公布的《全球碳预算》(Global Carbon Budget)中显示,中国、美国、欧洲及印度的碳排放量已占据全球的59%,而在其他三者排放百分比减少的情况下,印度2015-2017的碳排放量增长在4.5%以上。





印度水体污染也同样严重。地下水污染已经达到全国缺少饮用水的程度,大城市的饮用水均由政府配送且数量有限,穷人不得不去黑市买水。流贯印度北部的印度教圣河恒河更是印度水体污染重灾区,在恒河流域各城市采集的水体样本都显示,如今的恒河水里存在大量重金属致癌物,有些流段的溶氧量甚至接近于零。在乡村。饮水更加得不到卫生保障,大量饮用者出现了骨骼畸形等问题。





此外,汽车尾气、固体废弃物等也对印度环境造成了不小的破坏。

(三)印度环境污染发展趋势





在严峻的环境破坏形势和国际舆论压力之下,印度政府已经着手治理环境污染,采取了一系列治污减排措施并大力开发可再生能源,同时推动数字化无纸技术的应用和普及。印度环境治理获得了大量的基金支持,各国环保企业开始涌入印度,印度的环境污染有望经过长期不懈的治理得以全面好转。





二、印度政府环保政策利好





(一)环保政策法规逐年完善





1. 印度环保法规的沿革





根据印度学者统计,自1947年独立以来,政府针对环境保护颁布过大大小小总数超过200部法律。针对包括火电行业污染在内的环境治理问题,印度政府从20世纪下半叶开始颁布的重要法律法规如图表1所示(动植物保护法除外):

图表1 印度环保法制完善过程中的重要法律法规(1947-2000)

信息来源:Er. Vikram Sandhu;Dr. A.S. Sidhu(2015)Environmental Governance in India: A Systematic Review of the Initiatives

在20世纪下半叶(如图表1),印度政府曾接连出台、《水污染防治法(1974)》、《水污染防治税法案(1977)》、《大气污染防治法案(1981)》、《环境保护法案(1986)》《污染物排放标准(1990)》、《国家环境诉讼法(1997)》等法律文件。印度水污染环境税起步较早,此时政府相对来说更加关注工业污染带来的水污染、固态垃圾等环境污染。

20世纪下半叶及21世纪初,针对以化石燃料为基础的能源与电力部门,印度政府又制定了一系列战略,这其中包括:国家火电公司(NTPC)环境管理战略、粉煤灰利用行动计划、以煤炭为基础的环保绩效提升计划、清洁发展机制、ISO:14001标准等。

此外,进入21世纪以来,随着气候变化问题愈加凸显,政府制定了《气候变化国家行动计划(2008)》,这是印度第一个针对气候变化的行动计划,由8个部分组成,分别是:国家太阳能计划、国家能效提升计划、国家可持续栖息地计划、国家水计划、国家喜马拉雅生态系统持续计划、国家绿色印度计划、国家可持续农业计划、国家气候变暖战略知识计划。此外,该计划还强调了以下三点:

1) 政府批准低效率燃煤发电厂的退休,并支持煤气化联合循环发电(IGCC)和超临界技术(Supercritical Technologies)的研究和发展; 2) 在印度国家电力法案(2003)及国家关税政策(2006)的基础上,中央及各邦电力管理委员会必须购买特定百分比的以可再生能源产生的以输电网为形式的电力; 3) 根据能源节约法案(2001),大规模消耗能源的行业需进行节能审查并对其引进的电气用具进行能源分类项目(Energy Labeling Program)。

除2008年6月颁布的《气候变化国家行动计划》外,印度在进入21世纪后所颁布的重要法规政策还包括:《国家绿色法庭裁决法案(2010)》、《噪音污染防治法(修订)2010》、《塑料废弃物管理修订案(2011)》等。

2015年,针对严重的雾霾问题,印度环境部颁布了号称印度有史以来最严苛的燃煤电厂排放标准,并宣布于2017年1月1日起执行(如图表2)。

2. 印度火电厂排放标准的进化





在火电行业,为解决由其造成的环境污染问题,印度政府颁布相关法律法规的频度不断增加,尤其在进入2010年后,政府格外注意到空气污染及造成因素。由上述举例法律法规可见,随着时间的推移,印度政府对环境污染问题更加重视,尤其是由火电行业造成的环境污染问题,相关政策法规也越来越符合实际。





但是因火电燃煤而起的环境污染治理仍然前路漫漫,有技术经济、政策执行力度等问题。举例说明,2017年11月1日,印度政府在德里及其周边地区禁用石油焦(pet coke),且并不排除在全国全面禁用石油焦的可能。石油焦所蕴含的能量丰富,但使用时会排放大量二氧化碳、二氧化硫等污染物,是造成肺部疾病和酸雨的主要元凶。据印度煤炭部(Ministry of Coal)和印度煤炭公司等企业公布的数据,2018年1-12月印度全国煤炭产量约为7.45亿吨,同比增加4910万吨,增长7.1%。其中,印度煤炭公司(CIL)产量为5.96亿吨,同比增长6.4%;辛格煤矿公司(SCCL)产量6577万吨,同比增长10.3%;其它小型独立煤矿产量5770万吨,同比增长16.1%;褐煤公司(NLC)产量2526万吨,同比下降3%。根据往年印度各行业生煤使用占比(图表3),可以得知超过60%的燃煤用于发电,虽然近两年燃煤发电消耗从74.7%降至61.6%,但在逐步禁用石油焦后,可以预见大量煤炭将代替石油焦被使用,然而煤炭蕴含的单位能源比起石油焦远远不足,要达到同样的能源效率标准,就要翻倍地使用煤炭,而大量煤炭燃烧所排放的污染物可能并不会比石油焦的排放量少。

(二)能源结构调整助力环境保护





1. 下决心“戒煤”,开发可再生能源,2040年是拐点





目前,印度总共拥有近300吉瓦的发电能力,其中有大约62%是来自燃煤发电。在未来二十年内,燃煤发电都将在印度的供电领域占据主导地位。然而,严重的环境污染使印度政府下决心摆脱对煤炭的依赖,采取了一系列减少燃煤排放、建设清洁能源的措施。





2015年12月,印度政府曾公布规划,试图减少燃煤电厂的用水和对空气的污染,并且寻求制定一份路线图,以更多地减少煤炭的使用。2018年7月,印度环境部长米什拉宣布将启动旧电厂改造计划,从2019年起至2022年期间,改造印度境内所有旧发电厂,从而使其排放水平降至国家标准,同时将关闭一批“严重”超期服役的老旧电厂。





印度总理莫迪执政以来,大力发展可再生能源。2018年3月,印度可再生能源发展机构(IREDA)从欧洲投资银行(EIB)处获得了15亿欧元的信用额度(LoC)。该信贷额度为15年,包括3年的宽限期,并将用于为印度的可再生能源和提升能源效率项目提供融资。预计将有超过110万户家庭从这些基金资助生产的清洁能源中受益。印度的可再生能源建设取得了不小的成绩,太阳能光伏、核能、风能得到了迅速的发展。BNEF印度研究部负责人表示,到2050年印度将用廉价的可再生能源和电池重塑整个电力系统,未来75%电力由可再生能源生产,其中太阳能占34%。这其中包括中国在内的世界其他地区投资占比为49%,印度本土出资将占地区总投资的29%。





随着可再生能源发电成本的不断下降,煤电在印度能源结构中的“王者之位”开始动摇。据彭博社数据显示,近两年内,印度可再生能源发电成本平均下降50%,并且预计还将持续下降。其中,新建的风能、太阳能发电项目的批发电价比印度现有燃煤电厂的电价平均低20%。绿色和平组织指出,如果用太阳能或风能发电取代不经济的燃煤发电,每年将为印度节省约80亿美元,即使只替代其中的1/3,每年也可减少30亿美元的电力开支。

然而目前,火电仍旧是最重要的调峰电力来源。风能和太阳能等可再生能源具有间歇性,为满足风能、太阳能和水力发电较少的几个月的电力需求和供应,印度仍需要新的煤电产能。同时,钢铁制造业作为印度出口创汇的重要产品,年产量也在不断提高,也需要使用大量的煤炭作为燃料。





《BP世界能源展望2018》显示,中国的煤炭消费量在2030年达到峰值之后将逐年减少,而印度的煤炭消费量却将逐步上升。未来20年内,印度仍将难以摆脱煤炭在社会生产所需能源中的主导地位。因此,2040年以前,在印度的可再生能源还不能代替煤炭成为主要能源产品之前,对燃煤烟气的环保处理是改善印度空气质量的重要工作。

2. 开展“清洁印度”运动(Swachh Bharat Mission)





“清洁印度”运动指的是印度农村的厕所修建计划,旨在消灭露天排便,从源头上截断地下水的污染源。





印度饮用水和卫生部长Shri Parameswaran Iyer于2018年1月下旬宣布,清洁印度运动已经在印度农村地区建造了超过6千万个厕所。2017年印度质量委员会和2016年全国抽样调查组织进行了两次独立调查,调查分别这些厕所的使用率评估为91%和95%。超过30万个村庄和300个地区被宣布为“零露天排便(Open Defecation Free)”,2018年3月已有15个邦实现“零露天排便”。运动进展仍在加速中,预计在2019年10月之前将实现全印度“零露天排便”。

3. 印度政府的“全国电动汽车使命计划”





为减少汽车尾气对大气的污染,印度政府公布了“全国电动汽车使命计划”,鼓励研发和生产电动汽车和混合动力汽车,并且设计了至2020年电动汽车和混合动力电动汽车保有量达6-7百万辆的目标。





印度的环境污染问题为印度政府和国际社会关注,其环保产业已经在印度政府的规划之下向世界打开了大门,如何以稳妥的方式进入印度环保产业市场成为了各国环保企业纷纷研究的问题。

三、印度环保产业发展现状





(一)本土环保企业动力不足





根据国际经验,燃煤电厂新火电标准出台后,火电环保行业会迅速进入快车道,在两年左右进入排放达标改造的高潮,引来本国环保企业和世界环保巨头营业额的迅速飙升。然而印度环境部号称“最严苛”燃煤排放标准颁布后近两年的时间里印度火电企业应声甚少,其主要原因涉及技术和经济方面的挑战。





第一,印度燃煤电厂燃用的印度本地煤高灰分、低燃烧值。虽然目前有些印度企业能够达到收尘要求,但需要庞大的设备、占用大量空间和高额的投资。这给处于大面积亏损或是略有盈利的印度燃煤电企带来巨大的经济负担。





第二,印度环保设施新建和改造达标时间也是挑战。印度是个电力紧张的国家,环保改造期间的机组停运会降低电厂电力供应,恶化本来已经雪上加霜的印度电力企业的财务状况,同时引发缺电,影响经济发展。





第三,在新建脱硫系统和脱硫改造、实施监管等领域和环节,印度燃煤电厂也都有难题要面对。根据印度科学与环境中心研究人员的分析,大约需要5至10年的时间才能完成大部分的除尘改造,大规模的脱硫改造才能逐步展开。





印度的火电行业的环保发展困难与机遇并存,民众也越来越关注因火电行业产生的环境问题,光2017年上半年,印度人民院就煤炭及钢铁行业带来的环境污染问题数次质询并督促中央政府解决该问题。显然莫迪政府也感受到了民众的关注,进一步提高了对进行可持续发展的的重视,近两年也开始对火电行业进行整顿。与此同时,光伏、风能等可再生能源发电行业也引起了莫迪政府的高度重视,尤其是光伏行业,在近年迎来了井喷,印度政府计划将太阳能发电能力在2022年提升至100亿瓦。此外,印度政府也计划到2030年风电发电量能够满足本国16%的发电量。可再生能源发电行业发展形势看上去一片大好,然而在短时间内由于技术、投资、土地等问题可再生能源成为满足印度本国电力需求的主力尚无法实现,因此目前,以及在可预见的将来,以煤炭燃烧为主的火力发电将仍是印度的主力发电行业,研究印度环保市场需求对其关注必不可少。

(二) 印度本土主要的环保企业

(三) 印度环保业中的国际公司

8. 中国公司:进入印度环保市场的中国公司包括但不限于香港中电集团(CLP Holdings)、山东电建、大唐、清新、神雾、菲达、中钢建设、华西能源等。

四、印度环保市场需求体量





(一) 老旧电厂改造





印度作为全球第三大电力生产国和第四大电力消费国,有数据显示,印度一次能源消费总量10亿吨标煤,煤炭消费量5.8亿吨标煤,电力装机容量3.1亿千瓦,燃煤火电装机容量1.9亿千瓦,需改造的煤电产能约为1.4亿千瓦,市场体量较大。然而,印度政府对可再生能源的偏向,使得可再生能源发电成本持续下降(近两年平均下降50%,其中新建的风能、太阳能发电项目的批发电价比印度现有燃煤电厂的电价平均低20%),因此,对印度煤电行业的环保改造须与节能降耗相结合。

(二) 非电类燃煤烟气处理





世界钢铁协会发布的数据显示,印度目前已取代日本成为了世界第二大粗钢生产国。2017年印度粗钢产量超过1亿吨,当前,印度钢铁部正在积极制定2030年实现3亿吨生产目标的路线图,这将进一步推高要粗钢产量。

同时,印度陶瓷行业迎来全面增长,出口目的地拓展到中东、欧洲,预计在2020年前实现销售额翻番,达到5000亿卢比,成为拥有超过100万工人的用煤大户。

除了信实集团和塔塔钢铁旗下的少量公司以外,印度钢铁、陶瓷等非电类燃煤工厂的环保配置少之又少,有较大的市场存量。

(三) 水体环保治理





印度水体整体受到污染且污染源十分复杂,治理成本较高而印度各地政府能够承担的费用有限,真正的市场空间不是很大。

(四) 生物质能源开发利用





目前印度各邦尚未对生物质能源给予充分重视。实际上,在印度这样城镇化水平低,村镇公厕等基础设施初建成,刚刚实现全国电力覆盖、农村没有富余电力的情况,正是切入开发分布式能源项目的良好时机。





五、中国企业进入印度环保行业评估





(一)机遇与前景





1. 中印关系趋缓,合作框架进一步完善





印度与中国同为金砖国家和上合组织成员国,洞朗事件后,印度总理莫迪三度访华。在今年6月的香格里拉会议上,就中印关系发展表明了积极的态度,称“印度与中国的关系有着许多的层次,没有任何其他国家可以相比……中印两国之间牢固稳定的关系是全球和平与进步的重要因素,坚信只要印中两国相互信任、照顾彼此利益,亚洲和世界就会有更美好的未来。”





两国关系趋缓带来双边经贸的回暖。2018年3月,由来自中国的轻纺、医药、农产品、石化、商贸等行业的22家企业、30多位代表组成的贸易促进团,在印度开展了双边经贸交流活动。期间,双方企业共签署了101项贸易协议,合同金额达到了23.68亿美元,涉及红茶、水产品、医药等60多种产品,标志着双边贸易逐步回归正常轨道,合作框架进一步完善,双边贸易平衡发展。

2. 对话与合作机制





(1)中印战略经济对话节能环保工作组会





2010年12月,温家宝总理访问印度期间与印度总理辛格达成共识,同意建立中印战略经济对话机制。对话的宗旨是加强宏观经济政策协调,促进交流互动,共同应对经济发展中出现的问题和挑战,加强经济合作。





中印战略经济对话首次会议于2011年9月26日在北京举行。会议由中国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主任张平与印度计划委员会副主席阿鲁瓦利亚共同主持,两国政府外交、宏观经济管理和相关职能部门的代表出席。中印双方就当前世界经济形势和中印两国宏观经济形势、两国中长期经济社会发展规划,以及进一步开展双方的务实合作等议题进行了“深入坦诚的”交流,其中就包含节能环保。





2012年12月,在第二次中印战略经济对话节能环保分组会上,中印双方围绕节能环保产业发展、提高能效、节水和污水治理技术、污水垃圾处理设施建设、除尘技术及装备等进行了交流,探讨了进一步